娱网棋牌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棋牌游戏 >

英灵卫宫满门英灵卫宫家浅谈正义的伙伴卫宫切

日期:11-27   阅读:100   分类:棋牌游戏

伴随着fate的HF线的到来,月球玩家们总算等到三线动漫集齐了。HF线女主为樱,故名樱线。前几次的圣杯战争都是大家在抢从来没有实现过愿望自然也没有抵达根源的“失败”圣杯战争,而樱线则是真正揭开了关于圣杯神秘面纱抵达根源的一线,也是剧情设计上最残酷黑暗的一线。而我们罪孽深重的男主卫宫士郎这次终于把目光身心放在了“紫发路人女”身上,所以我们这次便谈谈三线男主卫宫士郎——他爹卫宫切嗣吧。

说到动漫fate,就不得不提一个名词“正义的伙伴”,动漫中有不少喊着热血口号行正义之事的人英灵卫宫,但在我看来,贯彻到底的始终只有他一人,fate zero的主角,Fate stay night男主卫宫士郎的养父卫宫切嗣。

卫宫切嗣出现在第四届的圣杯战争,妻子为爱因兹贝伦人造人爱丽丝菲尔。战力指数高在崇尚骑士精神的saber不是非常配合的情况下,取得成功,战局来说算是四战的胜利者,但发现圣杯无法实习他的愿望后摧毁了圣杯。但黑泥溢出为整个冬木带来了灭顶之灾,所有人都已经死去,他唯一拯救的便是年幼的士郎。这个渴望拯救的男人却带来了灾难,加上无法企及的愿望英灵卫宫,四战准确来说没有胜利者。这是zero的消亡,却是Fate stay night的开端。

在Fate stay night中士郎并没有什么两难的选择,唯一有这种选择的时候是在HF线里,士郎为了拯救心爱的女孩放弃成为了所谓正义的伙伴。而在fate zero中,这种两难无处不在,年少就因为父亲实验意外杀了整个小岛的人而亲手杀死了父亲,因为不能让父亲去其他

地方实验祸害他人了。简直理智到变态。虽然卫宫切嗣的想法是两害相较取其轻,杀一个人和杀十个人选择了杀一个人,但对杀人者来说两者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都是杀人。借用看过漫评的一句话说吧,

以凡人之心进行圣人的修行,其代价必将是万劫不复。

你可以无条件救人也可以无条件杀人。生命的定义不是以天平的比重衡量的,这道题,本身就是无解。

卫宫切嗣的方法是以错误罪恶的过程达成最终正确的结果,于他而言,这样就足够了。这样的他也与saber的正义背道而驰,在最后理解他的人也消失,他彻底孤独。切嗣说过:在此立誓,我将为此世一切之善,我将覆盖此世一切之恶。

卫宫切嗣这一生他拯救了很多人,可那些人却对他闻所未闻。而他杀的人,有很多是他所爱的重要的人。为了那些闻所未闻的人,卫宫切嗣牺牲了他的所爱,幸福,以及一生。对此我总结一句,真正的正义伙伴一定都是不幸的,因为他们注定会面临两难。选择幸福的同时你也不再是正义的伙伴了。

这个杀人不眨眼的男人却有个中二到不行的理想,他参加圣杯战争就是为了向圣杯许愿拯救全人类。卫宫切嗣的愿望是很理想主义的,圣杯向他展示了那个实现的场景,那是彻头彻尾的地狱,也是用卫宫切嗣的方法执行下去所实现的虚假乌托邦。无意义的理想,迟早会在现实面前崩溃。这种理想的尽头,即是终焉。神对切嗣开了一个恶劣的玩笑,就像他一直做的,在玩弄人类。

在卫宫切嗣明白圣杯被污染了的同时,他也明白自己从前的行为毫无意义,连他自己整个人都被否定了。既然圣杯无法实现他的愿望,那他迄今为止的所有行为都是无意义。为了这唯一的理想他舍弃一切,在这唯一也被否定的瞬间,这个人的本我也崩溃了。他浪费了整整一生,为了这种虚假的东西。

这个亲手献祭了自己一生的男人,既没有实现自己的理想,也没能得到一个happy end。他救赎了那么多人,却唯独没有救赎自己。圣杯战争结束,卫宫切嗣本想回到爱因兹贝伦带出女儿伊莉雅,但一无所有和被黑泥诅咒污染的他失去了曾经的能力,尽管无数次尝试,却连结界都进不去,最终也是满怀遗憾而终。这也就造就了伊莉雅对父亲卫宫切嗣以及弟弟士郎的怨恨,造就她缺爱的性格。可是她内心深处还是存在依恋和爱的,相爱不能相见,直到伊莉雅终于能离开爱因兹贝伦时,切嗣却已经死去了。

在与士郎交谈的月夜,切嗣也许知道大限已至了,他有些如释重负或是带什么其他情感般地说到:“嗯,是有点遗憾呢。英雄也是有时间限制的,一旦成为了大人就难以实现了。我要是早点认识到这一点就好了。”如果早点认识到的话——就不会被打着梦想旗号的奇迹之类的甜蜜谎言所欺骗了。

你长大了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呢?我啊,想成为正义的伙伴。当士郎与当年的他说出了相似的话语,他叹息一声然后笑了。fate zero的故事,也在这个平静的月夜结束了。今天的冬木市,又是和平的一天呢。理想的传承就像是接力棒,怪不得卫宫家满门英灵。

fz的剧本作家老虚,弹幕有言,他的剧本没有好坏人之说,只有活人和死人。不愧是他的剧本,所有人都没能获得想要的结局。不,一人除外,本是虚无毫无追求的岩峰绮礼终于得知虚无之心究竟应该如何填满,自己所追寻之物究竟为何。他终于可以和金闪闪一起心安理得地追求属于他的愉悦了。

其实绮礼和切嗣是很相似的人,也许是某时的一念之差,最终化为不同的人。宁可去追求虚无,也不能无所追求,岩峰绮礼他啊,就是这样的人。而对比saber和切嗣两人都同样怀抱在不切实际耀眼闪烁的理想,同样被名为理想的诅咒束缚。但行使正义的方法不同,所以切嗣与saber最后都没有达成和解。不过子承父业,士郎了却父亲遗憾之一,治愈了saber身心,五战saber心甘情愿劈了圣杯,摧毁圣杯专业户当之无愧。

那最后以我的理解说说卫宫切嗣是个什么人吧。单纯的理想主义者,把人命于天平上衡量,渴望制造天堂却成就地狱之人。他不是神明,他拥有感情,却总是把自己伪装成无情杀人机器,就像要成为屠龙者就要化为比其更邪恶的存在。被理想束缚圣杯诅咒,最终走向灭亡,带着无法实现的悲愿。用尼采的话来说,世界弥漫着焦躁不安的气息,因为每一个人都急于从自己的枷锁中解放出来,而卫宫切嗣就是那个心甘情愿把自己往枷锁套的人。呐,切嗣,我们走得太快,是该停下来等等自己的灵魂了。

唯愿下一生,不要再做正义的伙伴了,为自己而活吧。

说回HF,如果说红A是后悔的将来,那士郎就是坚定的现在,而在HF线,士郎更是放弃了祖传的正义伙伴,选择了当下的幸福和樱的笑容。我想这是一条士郎乃至红A,都绝对不会后悔的道路了。不再被理想束缚的他,终于拥有拥抱幸福的可能。(因为线多)他终于选择了一条,与父亲截然不同的道路。

Copyright © 2019 娱网棋牌官网 版权所有